最狂的风,最静的海

发布时间:2016-04-07

文章来源:新东方


文/南京新东方学校 姜培培老师

2014年7月,人生第一个暑假班。

那个时候,是我满面春光走出学校的一年整,也是走进彷徨迷惘现实的一年整。我依旧?#20063;?#21040;人生意义,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好像什么都能做又什么都不能做,自负和?#21592;?#22312;来回翻转,惶恐而不安。

平日,上课把生活时间模块化。两小时一组,两小时一组。就像蓝色课表的位置,不固定地抛洒在每一天的空格里,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春天的课不多不少,富有弹性而错落有致。上完早8点的课就多了一天的空闲时光,或者慵懒得享用9点之后自己精心准备的早餐;或者上午爬山遛遛狗,下午静坐?#28895;?#25248;;甚至还能坐享黄金时段的电影,社交活动基?#38745;?#20250;落下一个。我想生活就会这样平静地好像蜻?#35757;?#27700;下去,避免看书以免让自己钻牛角尖,逃避去思考很多问题,一切就好像自我认定此题无解,一心忽略它。然而,毕业一年后依旧?#20063;?#21040;自己理想的焦虑情绪却在默默蔓延,反反复复地折磨着我,浪费了很多本来可以?#32654;?#22791;课、?#32654;?#30952;课的时间。

于是,对我来说,第一个暑假班,来得太急太猛。唯一做好的准?#31119;?#23601;是知道自己什么都还没有开始准备。想到那些只在教学里磨过两三遍、根本?#38745;?#20303;脚的课程体系和内容,那些不能?#22346;方?#25187;的知识点,心虚的厉害。

仅剩三天暑假班就要开班,于?#21069;?#26172;拥抱黑夜,咖啡苦到天明。活该自己遭这样的罪,谁让我自己不早点做好准备。

煎熬的自顾?#21592;?#35838;三天,看似一切太平的开班结班。两个星期过去了,学生反馈不错,成绩也基本能达到。好像一切都让自己觉得得心应手的时候,我又开始纠结我的人生到?#23376;?#35813;做什么,我自己又到底想要做什么。?#38797;?#20010;月因为太忙而把这件事忘得干净,于是突然又想起?#35789;保?#38271;叹一口气,又是无解题。

七月中下旬,临时在四天后被排了两个完全没有上过的新内容的班--一个精讲精练,一个听力VIP强化。这样的临?#20445;?#36825;样的陌生内容,我马上就打了退堂鼓。我没好气地?#19994;?#20027;管宁宁阿姨:"这俩课,我都不能上,来不及备课。"宁宁阿?#28525;?#30528;无比疲惫的眼神从电脑屏幕上抬头看着我:"你试?#22253;傘?#20170;天回去备备看,不行明天再说吧。"我知道自己第二天一定是不忍心再去打扰本来就已经高强度工作快到极限的她,于是硬着头皮开始备课。宁宁,一个从来不给你画饼,只是默默地跟你?#40644;?#21162;力?#40644;?#24178;活从不跟你抱怨的上级,不给她添乱已经是暑假我唯一能做的事了。

剑4-剑9的听力在两个晚上过了4遍,最后一个晚上刷了3遍OG。困的时候,想象一下开班后的哑口无言就了无睡意。不需要咖啡,大脑已经下了保持清醒的紧急指令。精讲精练班开班的那个晚上,回到家,倒床就睡,澡都没洗。那一夜,睡的特别沉,特别安稳。

可能整个暑假过后能想到最开心的事情,是那个精讲精练班上有一个孩子听力上了8,那个上强化课的孩子听力分数在四科中也是最高。而我知道,如果当时我坚持拒绝上这两个课,我的第一个暑假会相对轻松,但更不会有后来这些出分。暑假班后,跟着学校出去玩了一趟,回程的飞机上,我突然想起那个没有答案的题目:?#19994;?#24213;想要做什么。

我笑着摇摇头,因为?#25925;?#26080;解。但那一刻,我知道我是有了点底气的,我知道我能做好一点点的事情了。在还不知道自?#21512;?#35201;什么的时候,努力做好?#30452;?#30340;事情,就已经是为明天创造好的回忆了不是么?

去年暑假班的后面,?#21069;?#22825;连轴满课,晚上健身房。回到住处,?#27597;?#21644;弦走一调,顺手衔弹歌一支。细过一遍第二天的课程内容,三点睡,七点起。扎起马尾,撸起衣袖,连好?#38431;埃?#24046;不多第一口咖啡热浪刚刚淹没胸腔,苦甘还聚在口中无处逃逸,它们集中火力,?#40644;?#32780;上,大脑就像灯泡通电满屋亮,朦胧眼皮连眨几下,?#24067;?#28165;醒之?#20445;?#26102;间就到了8点,"早,今天我们要讲……"

逼着自?#33322;?#27493;的永远是自己。是自己选择不给自己留后路,倾尽全力地背水一?#20581;?#32769;俞说,新东方的文化是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25112;?#36745;煌。我来新东方之后,绝望和希望交替着出现。有时候我告诉自?#28023;?#36825;已经是最坏的情况了,?#26053;?#21482;可能是好的了,然而更坏的?#25925;?#20250;出现。而在去年暑假,那个四天后就开两个完全陌生的新班的最后一天晚上,当?#23452;?#30528;第三遍OG,边刷边掉眼泪。一边想着自己一个才23岁的女生,为什么要把自己过得这么苦?#30130;?#19968;边想着"这点苦你都吃不了么"的时候,?#29260;故?#22362;持一个?#24067;?#23601;会被动摇。

如今我无比?#34892;?#33258;己当时坚持了下来。可能那个刷着第三遍OG,嚎啕大哭的?#24067;洌?#23601;是我的绝望,是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绝望。而那一刻的坚?#37073;?#23601;是我的希望,是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希望。

这,就是我的第一个暑假班的故事。

最后用顾城的一句话结束我此刻的感受:在醒?#35789;保?#19990;界都远了。我需要,最狂的风,和最静的海。


快乐十分精确公式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九五之乐娱乐app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羽毛球香港公开赛女单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1 广西11选5电视直播 11选5任二稳赚 辽宁12选五第五期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历史开奖数据全部 彩客彩网 神圣彩票 用彩票做微信号 体彩排列三和尾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好运彩 混合过关必须全部猜对吗